回忆最深的一次看戏剧

发表时间:2018/7/31   来源:读者来稿   作者:无有
[导读] 舞台是木板搭建的,脚踏上去会有很大的声响。当武生在卖力的翻着跟斗的时候,竟不免使人有些担心舞台是否经受得住。但演员们似乎已经习惯了,仍尽力演出着。

我印象里最深的一次观看戏剧,是在一个小乡村。

快过年的那段时间,很多村庄会请戏班子来村里表演戏剧。

演出的地点是在村子的祠堂里临时搭建的舞台。

看戏剧的观众大多是老人,这对他们来说是难得的节目。

除了村里出一部分钱,出大部分钱请戏剧班来演出的,是村里的年轻人。他们出钱并不是为了看戏,而是为了纠集村里人来赌博。在舞台的边上摆张桌子,围成一圈押牌九。

舞台是木板搭建的,脚踏上去会有很大的声响。当武生在卖力的翻着跟斗的时候,竟不免使人有些担心舞台是否经受得住。但演员们似乎已经习惯了,仍尽力演出着。

戏剧的高潮是一位老妇人拄着拐杖拦轿告状,被拦的官员是刑部尚书,而老妇人告的正是他的儿子(刑部尚书的儿子调戏老妇人的儿媳妇,争执中那老妇人的儿媳妇被推倒,头撞到墙壁,死了。县令为了保全刑部尚书的儿子,就把老妇人的儿子抓起来,诬告他杀妻)。


老妇人的扮演者也差不多60多岁,当轿子抬过来,只见那老妇人猛的跪下来,哭诉的唱起来。(其实老妇人的扮演者是真的把那轿子里的人当成可以伸冤,救她儿子命的人,才会演的如此动情)。老妇人颤抖的双手,悲泣的唱词,令人动容。她的眼神,每一个神态,仿佛把我也带进了戏剧中。让我感到惊讶的是,我看到这位演老妇人的演员满脸都是泪水,我突然觉得她不仅仅在演戏,而是为了生命中的艺术。我转过脸去抚平一下情绪。看见站在舞台一边的戏剧团的团长,他戴着鸭舌帽和眼镜,大概四十多岁,衣着很朴素,正出神的看着舞台的演出,好似告诉舞台上的演员和他自己,他和他们就是为此而来。生活的条件有时不能选择,但怎么表演完全是出自于内心的选择。舞台再简陋,环境再吵杂,报酬再少,他们还是坚持和热爱着艺术。他们的心灵在那个彰显艺术的时刻是雀跃的,因为那是他们内心里最渴望的事。他们追求的艺术的心灵并未被世俗、环境、生活所同流。

当世事浮华过后,人在回顾自己的一生的时候,可以踏实的想着:我,我做了我自己想做的。而谁说这不是精彩和幸福的呢?假如生命可以重来一次,有谁会怀疑,他们不会选择这样过一生呢?

戏结束了,但那一幕却我的记忆中占据了一个位置,以至于过了十年后我写下了这篇文章,这是否也是值得他们宽慰的事呢?

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
  期刊推荐
1/1
转寄给朋友
朋友的昵称:
朋友的邮件地址:
您的昵称:
您的邮件地址:
邮件主题:
推荐理由:

写信给编辑
标题:
内容:
您的昵称:
您的邮件地址:
 

2018年生肖对照表|2018年搅珠日期表|香港开奖日期表_六合网址导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