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 神

发表时间:2018/9/21   来源:读者来稿   作者:张秋宪
[导读] 在我临出家门之前,母亲用心地帮我整理衣物,她一边整理一边给我不停地讲穿衣、吃饭、住宿和考试应注意的问题,我当时聪明地认为母亲还把我当小孩子。母亲整理好衣物递给我,然后若有所思地看着我...

母亲离开我二十年了,我最不能忘记的是她的眼神。

我的学生时代,母亲常年患病,家庭经济状况很差。母亲时常教导我好好念书,将来考学后找份好工作,改变家庭状况。我牢记母亲的教诲,初中毕业时,我以优异的中考成绩入围中专复试。

那天,我要去县城参加决定命运的中专复试,母亲执意要和我一起去县城,经我再三劝阻她才放弃了这个念头。在我临出家门之前,母亲用心地帮我整理衣物,她一边整理一边给我不停地讲穿衣、吃饭、住宿和考试应注意的问题,我当时聪明地认为母亲还把我当小孩子。母亲整理好衣物递给我,然后若有所思地看着我,她的两只眼珠子不动,上下两张眼皮偶尔合拢一下,又很快张开,合拢与张开之间流露出平静与坚定。过了一会儿,母亲皱着眉头,上上下下打量着我:“早上穿半截袖冷得很,把衬衣穿上”,说着,她果断地走进窑门取出衬衣,又“逼”我脱下半截袖,看着我穿上了衬衣,然后和我一前一后走出家门。

“妈,你回去,我走咧!”

母亲一言未发,她用那双深邃黑亮的眼睛注视着我,眼神里写满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想法和说法。我一步一回头地走出二三十米远。

“停下、停下”,母亲边向我招手边大声喊。

我转过身、走近母亲,母亲却转身跑进家门,我未到家门,母亲又跑了过来,她上气不接下气地伸出右拳:“把这拿上!”

“妈,啥呀?”

“鸡蛋,快拿上,考试要吃好!”

我看着母亲的右拳,干裂、黑瘦的五指下面紧紧地夹着两个煮熟的白皮鸡蛋。母亲把右拳塞进我的裤兜,松开手指,两个鸡蛋腾、腾地落入我的裤兜,母亲伸出手指把我的裤兜口压平实。我低头看了一眼裤兜,鸡蛋上的水浸透了裤兜,顿时我浑身上下有了一阵一阵的温热感。


突然,母亲的右手又伸进我的裤兜,从裤兜底一把抓出两个鸡蛋,她左手接过我手中的提包,把鸡蛋放入提包:“放到包里,我怕你不操心压烂吃不成”。

“妈,我不要,放在家里你们吃”

“拿上,甭强了”,母亲用执着坚定的眼神看着我。

中专复试第一晌考的是数学和语文,数学题量大、难度高,数学、语文考完后我感觉数学考得不太理想,走出考场,无情的太阳炙烤着大地,知了慢条斯理地唱着“陈词滥调”,一丝风都没有,一个个表情凝重、满头大汗的考生边走边谈论着考试。我失落、烦闷地走出考点(花口初中),站在大门的左边头也不抬地反复估算数学成绩。这是复试,数学还是主要科目,如果数学考不好,就别想考上中专。不怕,我平时数学成绩一直很好,再说题量大、难度高,考生普遍考不好,何况我感觉语文考得还不错。想着想着,我的心情由阴转晴,心理状态和应考状态也有了改变。

“冰冰——,冰冰——”

多么熟悉的声音!谁喊我的乳名?

我抬眼一看,我的母亲、父亲和叔父出现在我的眼前,“晌午考的啥?考得咋样?”她(他)不约而同地问我。我把数学、语文考试情况和考后的想法简单地给她(他)们说了一下,父亲和叔父不停地鼓励我。母亲平静地看着我,过了一会儿,她对我说:“先吃饭,吃了饭把衬衣换了,把半截袖穿上”。母亲给我买好饭,让我快吃,还不停地问我味道好不好?还想吃啥?吃完饭,母亲又对我说“不要想咧!考好考差不要紧,吃好了就到住的地方睡一觉,这几天我就在县上,有妈给你作伴,我娃一定能考好!”说完这些话,母亲又看了我一眼,她的眼神里满是从容、淡定和自信。母亲看着我,我看着她,她的嘴唇抿得紧紧的,右手握成拳头,大拇指不停地在食指侧面搓。

两个月后我拿到了乾县师范学校的录取通知书,当我把这份沉甸甸的录取通知书递给母亲时,常年患病的母亲好像一下子恢复了康健,她露出了久违的笑脸。母亲看着我,眼神里满是胜利和欣喜,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告诉我:一个贫穷落后的家庭有了幸福的下落。

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
您可能感兴趣的其他文章
更多>>
  期刊推荐
1/1
转寄给朋友
朋友的昵称:
朋友的邮件地址:
您的昵称:
您的邮件地址:
邮件主题:
推荐理由:

写信给编辑
标题:
内容:
您的昵称:
您的邮件地址:
 

2018年生肖对照表|2018年搅珠日期表|香港开奖日期表_六合网址导航